伦敦 伦敦00:00:00 纽约 纽约00:00:00 东京 东京00:00:00 北京 北京00:00:00

400-668-6666

足球新闻

当前位置: > 足球新闻 >
足球新闻

徐根宝90岁恩师已没精力看整场球赛 但还关心武磊

  每天下午的3点30分,是崇明岛根宝足球基地2006-2008年龄段球队的训练时间。作为基地当家人、球队总教练,徐根宝会拎一把小板凳,准时坐在1号场地旁的观众席上,全程感受参与,提出意见想法。

  距离根宝基地100多公里外,引导徐根宝走上足球道路的启蒙教练、上海足坛著名的青训教练林耀清,每天也会在位于普陀区光复西路的小区内踱步。“根宝真的很好的,疫情期间也会经常打电话来,叮嘱我们年级大了,尽量少出门,把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。”今年已是90高龄的林耀清,始终不忘得意弟子的各种好。

  今年,90岁的林耀清将步入耄耋之年。记者拜访当天,他身穿一件红色足球T恤,更衬出脸色红润,精神矍铄。

  林耀清当运动员时,在绿茵场上叱咤风云,人称“无锡李惠堂”,是上世纪50年代上海足球“华东五虎将”之一。1958年退役后,他把对足球的痴迷全部倾注到青少年身上,勤耕五十载,桃李满天下。从最早的徐根宝、卢申到林志桦、郑彦等,中生代的祁宏、刘军等,新生代包括柏佳骏、顾超和王佳玉等,林指导为国家队、上海队寻觅到一批批的好苗子。

  在诸多得意门生中,林耀清最自豪的,当然是徐根宝。当年,十岁出头的徐根宝报考静安区少体校,但足球队没录取他,排球队却相中了他。即便如此,每次完成排球训练的徐根宝,都会跑到足球队的训练场地观看。当时,林耀清是静安区少体校足球队的主教练。

  “我平时路上看到踢球好的小孩都会跑上去问的,别说是自己这么喜欢踢球的小孩了!”在徐根宝展示了几招之后,林耀清马上相中了这个小孩。“我当时就问他:‘你喜欢踢球啊?踢得挺好的,你是什么队的?他说:‘我是排球队的’。我就说:‘你到我们足球队来踢球’。就这样,我把他招进了足球队。”

  图说:球员时代,作为国足队长的徐根宝曾得到周总理接见,如果不是启蒙教练的慧眼识才,历史或许就改写。

  徐根宝身高1.76米,这个高度不太适合打排球,林耀清认为,“他踢足球却很有天赋,而且速度也快,关键是他自己也喜欢。”但是徐根宝的足球之路并不平坦,他到静安区少体校踢球以后,上海成立了四个少年足球队,结果这四个少年队都因为根宝的韧带太硬而没要他。这个时候,南京部队的足球队来上海招生,在林耀清的强力推荐之下,徐根宝被挑到了南京部队足球队,不到一年,他就踢上主力。1965年,徐根宝又进入了“八一队”,参加了第二届全运会,此后就被选进了中国国家队,并成为队长。

  “根宝如果不去南京部队,可能要去新疆下乡了。”90岁的林指导还记得,“如果错过这颗好苗子,就太可惜了。当时,上海足球崇尚脚法细腻的队员,和他们比,根宝的脚下确实有点粗,一开始的动作也不大协调,但他有自己的特色和优势:球风硬朗、速度快、爆发力强、作风勇敢、吃苦耐劳,关键是自己很‘要’。”

  今年,崇明根宝足球基地成立20周年。5月,张琳芃、颜骏凌、姜至鹏等一大批弟子登岛,看望恩师徐根宝。其实,这也源自徐根宝对于师徒关系的理解、实践和示范。对于自己的启蒙教练林耀清,徐根宝始终不忘师恩。

  2010年,上海老一代足球人相聚锦江饭店北楼,徐根宝摆起谢师宴庆贺启蒙教练林耀清的80大寿。“借给师父贺寿的机会,想教育现在的年轻球员,永远要有一颗感恩的心。”徐根宝当时这么表示。当时来到现场的有不少元老教练,也有祁宏、顾超和王佳玉等年轻教练和球员。

  “现代社会很功利,很多人都忘记了师徒、父子的恩情。我把顾超和王佳玉也带来了,他们是林教练最小的弟子。不管执教哪个球队,我都会告诉队员,踢出来了,千万别忘记买点水果去看看启蒙教练,千万要有感恩的心。”徐根宝在现场这么说。

  林耀清的妻子、丁老师现在还记得,1972年,徐根宝入选中国国家队后的第一次出国踢比赛,先从北京飞上海,再飞国外。“在虹桥机场球队中转有段休息时间,根宝叫了车把我们接到机场,陪我们兜兜逛逛。中午吃饭他们球队两桌,他安排我们在旁边单独一桌。那天的主食蛋炒饭,味道实在太好了,我再也没吃到过那么美味的蛋炒饭。”

  丁老师退休前担任财务会计,心思缜密,记忆力也要比林耀清好不少。她透露,今年疫情期间,根宝也经常打电话关心林耀清指导的身体健康,“他经常会打电话关心我们,也叮嘱我们,没事别出门、别去人多的地方,健康第一。这段时间,我们最多也就是小区里走走。”听闻此言,林耀清也是微笑点头,“根宝,他真的是老好的。”

  说起上海足球青训,人们自然会想到徐根宝,其实根宝的启蒙教练林耀清,或许才是真正意义的上海足球的“孩子王”。1985年在永和橡胶厂的支持下,林耀清组建了我国第一个少年儿童足球俱乐部——上海永和少儿俱乐部(即兰华少儿俱乐部的前身)。“青少年足球教练,我做到了76岁,才停下来。”

  林耀清还记得,自己1958年退役时属于十级运动员:每月工资是78元6角5分,不过直到退休,他的工资也没涨。1982年,上海曾举办“雏鹰杯”少年足球赛,申思、祁宏、吴兵、毛毅军等申花1995一代脱颖而出。时任赛事组委会一名工作人员,和当时著名教练林耀清、王后军、刘思义等结下深厚友谊。诚邀笔者一起探望林耀清的这位圈内人士介绍,“上世纪80年代,大学本科生毕业后第一年工作,每月工资也就58元,林指导退休78元的工资不算太低……另外,当时上海足球气氛很火热,足球运动员、教练员很受人尊重。”

  据悉,林指导有5个孩子,其中包括曾担任上海全运队队长的林志桦,在计划经济时代,日子可能过得有点紧巴巴。1994年,中国足球开启职业化改革,球员教练迎来赚钱的好时代,如今的国脚们年薪千万已是常态。对此,林耀清直言,“中国足球职业化后,钱是多了,但青少年培养出了问题。各省市体育局取消少体校、体工队模式,转而让俱乐部培养梯队。如今中国足球水平越来越差,回头来看我们当初的做法,包括根宝模式的成功,其实是说明很多问题的。”

  由于年龄关系,林耀清如今没有精力看完整场比赛直播,但每天的体育新闻、足球报道,他还是十分关心。效力欧洲五大联赛的唯一中国球员武磊,既是徐根宝的爱徒,也是林指导徒孙,更是他的重点关注对象。“我当年踢球是速度型,武磊速度也不慢,我们的风格有点像。”他多少有一些遗憾地表示,“听说日本、韩国有很多球员在欧洲踢球,我们好像只有武磊一个人,实在是有点太少了……”
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20-06-21 10:02 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